我在乌克兰:头顶蓝天,脚下向日葵

2012年10月12日

【编者按:新闻学院1002班廖式映同学利用暑假时间前往东欧国家乌克兰,以一名海外志愿者的身份进行了为期六周的实践活动。在这里,她将与我们大家一起分享其独特的经历以及丰富的收获】

我在乌克兰:头顶蓝天,脚下向日葵

这个暑假,我通过AIESEC组织,加入其GLOBE 海外志愿者体验计划,前往东欧国家乌克兰,在其第三大城市第聂伯(Dnipropetrovsk)进行了为期6周的海外志愿者体验,收获一段深刻、独特、精彩的人生体验。

About Ukraine

乌克兰国旗上面是蓝色,代表天空和海洋,象征自由和主权。下面是黄色,代表麦田,象征乌克兰以农立国。从目的城市第聂伯的机场前往市区的郊区路上,我第一次看到这样一片旷野,远处满目的向日葵,金黄色的,总让人百感交集。向日葵叶子的轮廓在阳光中起伏,和碧蓝如洗的天空组成幻妙的构图,完美的印证了乌克兰国旗。  

乌克兰是一个东正教文明下处于守旧与变革中的发展中国家,在前往乌克兰之前,我和家人看到很多国内媒体对乌克兰当前国内局势状况的报道,负面居多,警察经常在路上敲诈勒索、排华、政局动荡之类的,家人还是稍有担忧,但是从我个人后来这一个多月的经历来说,我没有遇到任何不好的事情。我分析原因,一方面是国内媒体新闻报道不全面,信息不充分,容易对读者产生误导;另一方面是当地华人学生告诉我的,乌克兰是女权主义国家,街上警察基本不会随便找亚洲面孔女性的茬;更重要的方面是一个乌克兰女生和我说:我去的时候乌克兰和波兰联办的欧洲杯足球赛刚刚结束,这个期间,乌克兰人民都尽全力将自己最友善的一面展现出来。
 

乌克兰像一个夹在欧洲和俄罗斯之间举棋不定的小孩,欧化和俄化之间的矛盾在很多方面都有体现,这就出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比如,语言上,乌克兰中东部地区离俄罗斯更近,受其影响更大,大多数人都是说俄语,而乌克兰西部更靠近欧洲,人们思想受欧洲发达国家民主观念的影响更大,民族独立意识更强,大多数人说乌克兰语。我认识的好些乌克兰年轻人对当前亲俄的乌克兰执政党表达强烈不满,在乌克兰的几个大城市还看到了人们游行示威,搭帐篷绝食抗议将俄语列为官方语言。我通过沙发客网站(Couch Surfing)结识的两个男生,都是首都基辅(Kiev)当地人,一对好朋友,一个崇尚俄罗斯文化,一个崇尚西方文化,两人平时交流一个说俄语一个说乌克兰语,在面对一些问题时俩人的观点答案也截然不同,很是有趣。

About my job
我在乌克兰第三大城市第聂伯的一家叫“Sunshine”的summer camp里工作,每天面对6-11岁的孩子,主要任务是当助教,辅助其他老师教学,以及准备一些有关中国的Chinese Club。这样的summer camp在欧洲很流行,不管是郊区乡下还是城市里,都有这样的机构。开设这种机构的主要目的是提高儿童的英语水平,培养其学习英语的兴趣,在国际化教学团队下提升孩子的文化包容度、认知和沟通能力、团队协作能力等,有益于孩子一个健全人格的塑造。Camp里面开设的课程和其教育方式也和国内的培训机构有很大的差异,它更多的是通过五花八门的寓学于乐的课程使孩子在潜移默化中综合能力得到提高,半天上课,半天体育活动。

我前往乌克兰之前花了很大的功夫做准备工作,设计了20个供孩子玩的室内或户外游戏,下载各种和中国相关的电影、音乐、纪录片,准备有中国传统文化意味的毛笔、宣纸、墨水、剪纸等,购买各种小礼物,做供presentation用的PPT以及材料。但是开始工作之后,发现工作的难度比我想象中的要大,camp里的孩子年纪很小,英语水平不高,理解能力有限,因此,我调整了我的教学方法,使每节课的信息量变小到孩子能接受的程度,使我要说的内容尽量浅显生动有趣。

Camp里的孩子十分可爱,对我的到来非常欢迎,从我一到,好奇的眼睛就都没移开我,让我很有作明星的感觉。在中午去餐厅的路上都要和我牵手一起走,小男生帮我提袋子,吃饭的时候老师和我说今天这些小孩好安静,平时很闹的,今天就都看着我,吃饭都不知道该怎么动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和孩子们混熟,他们活波爱闹的特性就显示出来了,对我也很亲近,一个个紧贴着我要教我俄语字母发音,一发现我无法发大舌音都哄笑起来,像发现一个小秘密般沾沾自喜,很是可爱。

summer camp里的老师们除了乌克兰人以外还有来自捷克、波兰和美国的,大家都很年轻,也很友好,对中国了解不多但十分好奇,问着我各种各样的问题。我还记得当地AIESEC组织负责人Lisa领着我第一次来见这家summer camp的老板,做些简单的面试时的场景,出乎我意外,这位十分有气质的中年女老板对东方文化十分着迷,一见面就和我说她十分推崇道家思想,问我对这些有了解吗,我向她简单的说了一下道家的主要思想,比如清净无为、道法自然。然后她又跟我说她对艺妓文化很感兴趣,想和我探讨一下,我想日本艺妓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我只能用我脑海中为数不多的这方面知识向她解释了中国历史上的“艺妓”,也就是卖艺不卖身,唐宋元明的艺妓史简直就是中国古代的才女佳人史,只不过在清末堕落为娼。最后她想和在她办公室里面包括我在内的三个女生探讨一下:一个女性应该具备些什么重要特质?她听了我们的答案,什么善良、独立、对家庭的责任等等之后卖了个关子,说她像我们一样年轻的时候想到的和我们一样,但是她现在有不同的想法。她对我的到来表示欢迎,希望我第二天就能来工作,在我临走前,她拉着我把她办公室有中文字的装饰品翻译了个遍,比如,一个花瓶上面写着大大两个中文字“好看”!她还特地问了我的出生地及出生时间,原来她对印度占卜很感兴趣,我们相约下次见面好好聊聊中国的生辰八字方面的话题。到了国外,我才发现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对自己祖国的文化和常识掌握的还不够,这也成为了我接下来想进一步读懂中国的动力。

我在乌克兰:头顶蓝天,脚下向日葵

About people
我在异国所感受到的是无时无处不在的浓浓人情味,有一种情感,是人类的共同语言,她不分国界,那就是对真善美的追求。

回想这一路,我是何其的幸运,我遇到的人是多么的好。我在第聂伯城市的host family一家人无偿给予我在家一般的关怀;同是通过AIESEC组织来到第聂伯的各国实习生们,我们在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一个月,临走前土耳其男生一句“你在土耳其永远有个家”让人心头暖洋洋的,脾气永远好的捷克女生,非常可爱的埃及男生……;还有在克里米亚登山时结下的“生死之交”——一个印度男生和一个乌克兰女生;在利沃夫,原本没有任何义务陪我旅游却一直陪着我的当地AIESEC成员, 还有在当地读书的一个海南男生和一个韩国女生,在火车站的偶遇让我们相识,耐心的陪我到处逛;在基辅,通过沙发客网站Couch Surfing认识的我的host family Steven,一个慷慨大方幽默的美国人,还有同是在沙发客网站上认识的在乌克兰国立大学读书的两个男生,每天晚上带着我夜游基辅,没有他们,我根本不会暴走了大半个基辅,真正领阅这个城市古典和现代的交融……还有在异国时时刻刻给予我帮助的陌生人,在公交车上提醒我到站该下车的、在陌生街头帮我带路的、在火车上帮我提笨重行李的、给我提各种建议的……那个她和他!

真的,在旅途中,人与人之间原本微小单薄的联系被无限放大扩充增强直至最强,我感到无比开心我可以融入他们的生活!

我在乌克兰:头顶蓝天,脚下向日葵

About learning point
我认为通过AIESEC组织去海外的有趣之处很重要的一点是,她给你提供一个窗口去看看其他国家优秀的年轻人在干什么,在想什么,然后给你很多启发。AIESEC是学生组织,在里面工作的都是像我们一样的大学生,而他们为我的这次出行承担全部责任,他们筹备项目、为我找host family、带领我熟悉城市,我一直被他们对工作的热情和认真所感动,也能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而她更将世界上各个国家优秀的人云集在一起,分享各自的经历,你会发现,生命既可以以一种执着的方式呈现,又可以充满了各种体验。
 

而在乌克兰克里米亚的登山之旅更是我无法泯灭的记忆,三个共同热爱电影《荒野生存》(Into the wild)的年轻人:我,乌克兰女生Kate,印度男生Rohan,一个星期里走着平常人难以想象艰险的荒无人烟的路,上山下海,风吹日晒。它让我真正明白电影里面的台词的含义:在你的生命里有件必要的事情就是,并不一定要强大,但是要感觉自己强大,至少一次,能让自己在人类最古老的情况下去发现自我,面对那些又聋又哑石头的时候,没有什么可以帮你,除了你的大脑跟你的双手。山里那静谧的夜,三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年轻人,躺在海边,头顶就是满天的星空,时不时有流星划过,耳边就是海水拍岸的声音,我们说着各种趣事,说着自己的国家,说着各种想法,这样的夜真的让人舍不得闭眼睡觉。海滩有动物栖息,海鸟、八爪鱼之类的,晚上在帐篷里睡觉时能听到小动物在帐篷外动作悉悉索索的声音。我想,人应该一辈子有一次这样的经历,也许不用流浪,但是通过一些事情重新认识自己和发现自己。
 

这一行更让我懂得做事情“量力而行,从小做起,不断积累”的原则,深入当地文化,通过你的亲身努力,从细微中实实在在地做一件事情就已足够,我深感一个多月的时间真的太短。记得一次和一个来自美国志愿者组织peace corps的志愿者聊到关于NGO的事情,他感慨现在单纯的做好一件事情真的不容易。我们也有共识:不要时时刻刻去想着改变别人的看法,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改变自然就会发生。
 

最重要的是,我明白了一件事情的结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面对困难挑战时的心态,你看问题的方法和角度。很多人和我讨论过AIESEC组织的种种诟病,有些是抱怨和不满,觉得当地AIESEC组织的负责人在某些方面安排考虑不周。我没有什么想抱怨的,因为我觉得,一切因果随己,我不喜欢考虑问题时将一切问题的责任都归咎到别人身上,我更多的是想从自身出发。我想,每个人想要从AIESEC获得的东西都不同,你想要什么只有你自己知道,而你想要的东西只有你自己去创造条件去追求。我始终觉得我是如此之幸运,我始终是感谢AIESEC的,因为没有她,我不会收获工作得到别人认同的那份成就感;我不会遇见我的host family 一家和那么多相识的朋友,一群极好的人;我不会在克里米亚挑战自我极限享受自然之美;我不会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城市获得如此之多的新知;我也不会拥有下一分钟未知的精彩……很多很多。我也始终相信,这种心理能让一个人走得更远,心里起码不会失落失衡。苛刻的人永远不会体会到真心,就像我出国前对自己说的: 再热情一点,再真诚一点,再随意一点,我很开心自己做到了。
 

最后,我知道回国不意味着重新回到了最初的原点,因为依然能够留存于我心中的记忆会是一直激励我的力量。

                                                                                                                                                                                                                                                           (文/网新社 廖式映  图/ 网新社 廖式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