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翔:年少如他,激扬如他

2012年05月05日

 

题记:他是新闻学院08届学生会副主席、081班长、新闻学院篮球队足球队队长;他曾获二等奖学金、素质拓展奖学金、并先后获得“优秀共青团员”“优秀学生干部”等荣誉称号;他顺利在毕业季拿下世界500强企业玛氏箭牌的聘书。一路走来,他亦是我们的榜样,他就是鞠翔。

“慈祥”与“严厉”共和之下的产物,多么幸运,然而……

鞠翔出生在美丽的“月亮之城”——扬州,如今能说会道的他从小就受到商人父亲的熏陶,也常常跟着舅舅们在酒桌上祝酒锻炼口才,耳濡目染,自然学会不少为人处事的方法。他的成长环境是“男主外,女主内”式的典型中国家庭。父亲常年在外经商,在商场叱咤了半辈子,遇到的人也是形形色色,因而对鞠翔的教育也十分注意方式方法,奖罚分明,两人的沟通大多是像朋友一样的聊天,可以称得上是个名副其实的慈父了。他的母亲则与父亲“只要学习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教育风格完全不同,从饮食起居到学业交友,从日常习惯到礼仪规矩,方方面面都有明确的要求,如果违反了,就要挨打。可鞠翔却特别孝顺,从小就知道体恤父母的心情,并一早做好了把父母接来自己将来工作城市的打算,所谓“棍棒之下出孝子”可能就是这个道理。

然而,慈父严母的组合却意外地解散了,鞠翔在讲到这段时,看似轻松自然的表情下,眼底还是不禁流露出一丝悲伤。看得出他心里藏着许多事,或许是不该他这个年纪就承受的压力,又或许是一些其他的。但好在他很坚强,甚至坚强得有些让人心疼。

    “人不轻狂枉少年”,感谢朋友,也感谢对手

如今的鞠翔是新闻学院众多毕业生中的佼佼者,能力出众,四年里,也交到了不少的真心朋友。殊不知,少年时代的他虽然学习成绩还不错,但人缘却不怎么样,也常常因为调皮生事遭到老师的苛责,甚至到大一时他还一度因孤僻沉默、特立独行,导致改选班长时残酷落选。似乎是内心极大的落差感让鞠翔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意识到他的大学生活不该如此堕落,于是,他开始用心交朋友,谦虚地和学长学姐们一起完成一次次的活动和任务。真情总是最动人的,欢笑汗水之中,鞠翔成长了,走出低谷的他更懂得了,是朋友的陪伴让他满脸笑容地向前,是对手的嘲笑激励他证明自己有多优秀。

“我有今天,我要感谢我的朋友,也要感谢我的对手,没有他们,我没法收获跟成长,”他还说,“我很庆幸我在新闻学院,因为它给了我太多机会历练自己。”

“阳光与绿茵实在是太美的搭配组合。”

记者在采访的时候发现,鞠翔的手腕和肘关节处有一些深深浅浅的伤口,下巴处的伤都还没结痂。“是前两天比赛时摔伤的吗?”记者问。“是啊,我坐这角度正好可以挡住,你看不见,保持一下良好形象嘛!”有意无意的玩笑话可以看出他对这点“小伤”根本不在意。当被问到对学弟们的表现是否满意时,他毫不吝啬的说:“非常满意,我们已经比去年进步了很多,该踢的都踢出来了,没什么可遗憾的了。我们院本来人就少,不是非要踢赢才是好的,我们齐心协力,用心防守,最后同样获得了尊重和掌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收获了友情,这比什么都重要,虽然有时候会因为他们比较低级的失误着急,但我知道他们每个人都很努力,我能在新闻学院踢球,还是很骄傲的。”

足球带给他的力量莫过于此,每一次的用力奔跑,每一次的进球高呼,都是对青春时代最好的证明。

拿到玛氏箭牌offer,他早有准备

说到能够被玛氏这种全球500强企业录用,一般人一定会觉得鞠翔在收到offer 时会惊喜万分。事实上,在面试最后一轮回答完面试官的问题之后,他就觉得拿到offer已经八九不离十了。相信正是他这份非己莫属的笃定,才使HR发现他胜于常人的自信与能力。“如果说偏执是一种缺点,那么我更愿意说我做事情有一种坚持到底的热情。”他说。

“其实人和人本没什么不同。”说到这里,他又想起了他去甘肃支教的经历,“一开始我们抱着同情的心态,以帮助者的身份来到那里,后来才发现,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辽阔的天空,能够用力奔跑便是幸福,我们这些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反而不懂得满足。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方式,我们之间是平等的。”

“去国家开发银行实习也是一样,你会发现,和清华、北大的在一起,可能除了学历,你们真没什么不同,甚至你的情商比他的还高一点。”不管什么时候别低看了自己,高看了别人。

这么说来,最令人称羡的不是他最后收到的一纸聘书,而是这个追梦的过程,这些值得珍藏的回忆。也许少了其中的哪一环,都不是现在的鞠翔了。


如果说青春是一次有意义的旅行,那么无数的细节如泥沙,一落便不知去向,但终究有些故事沉淀下来了。从心高气傲不合群的毛头小子到风趣幽默有号召力的团队领袖,从腼腆害羞不敢表现的大一少年到热情洋溢硕果累累的大四学长,从迷惘不知向何处的青涩男孩到确立目标一心向前的执着青年……家,让他学会成熟;朋友,让他懂得珍惜;对手,让他倍加拼搏;足球,让他证明自己;玛氏,让他奔向未来。

年少如他,记忆的画面有些许轻狂;激扬如他,历经岁月的洗礼却愈加光彩夺目。

                                                                           (文/ 网络新闻社 李晓楠   图/网络新闻社 李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