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内容

《南京 南京》———世纪的忧伤

2009年09月26日

 

                   
“活着总比死去艰难吧?”听到这句台词时,眼眶里涌出的滚烫的液体顺着原本湿漉漉的脸颊流淌下来,电影院里似乎很安静,但每一个人内心都在呼喊,坐在我身后的一个女孩已经痛哭失声了…….从电影院里出来时,心和天空一样灰蒙蒙的,感谢导演陆川,将我们的灵魂再次投掷于那人间的地域,感受不一样的震撼。
整部电影都是黑白色调来诉说70年前那段我们耳熟能详的历史,如果能有一点颜色可以证明灵魂的颤动,或许就是心中的一抹抹血红。
不记得看的过程跟着情节哭了多少次,当刘烨饰演的中国军官和一个叫小豆子的纯真孩子还有他们身后许多的被俘虏的军人面对日寇的屠刀和枪口,面对眼前堆积如山的中国人的尸体,他们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他们没有在死亡的威逼下怯懦,而是喊出了“中国万岁!中国不会灭亡!”这个画面不是我们看过的那些传统意义上的大义凛然和视死如归,反而让人心酸,因为我们弱小,无能,所以当死亡来临时,你没有选择,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来杀戮你的同胞以及被杀,这是一种无奈,是耻辱,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悲哀!
当躲藏在“安全区”的女人们听到德国人拉贝先生说:“日军答应,只要这里有一百名妇女去当三个星期的慰安妇,日军就答应给”安全区“的难民们过冬的衣服,食物和急需的取暖用煤,那么这个冬天就会有很多人特别是儿童不至于在这个多难的冬季被饿死,或者冻死…”在长时间的沉默后,一个漂亮的女人举起那只美丽的手异常坚定地说:“拉贝先生,我去。”接下来是一只又一只决绝的手举起来,她们知道这一去意味着什么,这个时候我们还会去鄙视不耻的妓女吗?
当范伟饰演的拉贝助手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小女儿被日军扔出窗外活活摔死,他眼里的那份绝望和痛苦,以及无能为力的表情,有谁会无动于衷呢?在他临刑前嘴角扯着,“我的老婆又怀孕了!”是愤慨?是诅咒?抑或是深沉的无奈?在这部电影里,看不到任何他喜剧成分,他把这个在外国人眼里卑微甚至自私的中国人演的入木三分。
陆川最后让角川自杀来救赎整个人类在战争与一场场屠杀中的罪恶,可是他忘记了在一个种族群体前,个体往往太过卑微,卑微到他连自己的罪恶都无法救赎,连自己的灵魂都无法拯救。他的死无法告慰被强奸致死的江美君,无法告慰他深爱的“妻”百合子,更无力去为一个个无耻下贱的天皇罪军去遮羞,他只是死了,如此而已。
让人感动和思考的画面和故事在这部电影里不胜枚举,一部好的电影总有一些情节让你感动,让你唏嘘,每一个中国人的角色都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一部分,他们的勇敢和机智与他们的脆弱和投机共存,但他们最后还是高尚的,这些角色的描述应验了北岛那句著名的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突然觉得自己活在这么美好的世界里还怨天尤人是多么可耻的一件事情,活到现在,除了自以为是的高傲,假装孤独和玩世不恭,还剩下什么可以用来骄傲的资本?
每个人都一样,喜欢虚荣,热爱美好的事物,也偶尔戴着面具生活,隐藏自己人性的自私,展现给别人的永远是灿烂温和的一面,也许是应该卸下心灵的包袱,让自己接受一些精神上的洗礼了。
                                  唐瑞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