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内容

春雨遐思

2009年03月26日

 

                春雨遐思
                  
三月的空气总是湿漉漉的,层层的雨云遮住了东升的太阳,拿起伞走在路上,远近的景都被迷雾般的雨所笼罩。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似轻纱,如银针,眼前的世界被封锁在密如蛛网的雨丝中,树木干枯的枝条朦朦胧胧有了一层淡绿的色彩,雨水顺着树尖滴下来,变成一串串水灵灵的音符,地面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芳香气息。“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烟雾雨布轻轻地滋润着大地和人心!
不知为什么,春雨连绵的天,记忆里的日记总回殷殷泛红,那点微红总会碰触我铭感的神经,让思绪如细密的雨丝任由风儿吹得满天飞舞,曾经的美好,过去的韶光,带着记忆,习惯在春雨中迷失自己。
回到过去,枕着满天星睡去,听着船夫的摇撸声醒来,在弥漫着花香和惆怅的空气中,呼吸着甜美的回忆,透过布满雨滴的玻璃窗,在模糊中感受童年时醉于花间,酣睡在金黄的菜籽花下,梦着明天的朝霞的日子。
 缠绵柔软的雨丝,摩挲湖畔的小路,青石板上光着脚丫奔跑的孩子;心都被淋湿,执着地寻着梦的地址,沉默的一生石畔刻着谁的名字;撑着雨伞在古巷中独自徘徊,看那阁楼上倚楼听风雨的女子,饱含思念的风吹出我心灵深处泛黄的思恋。
    回到过去,回到那碟化人,人化碟的美丽传说中去。围坐在岁月爬满脸颊的老人身边,听牛郎和织女的浪漫爱情故事,听精卫填海孝感苍天的故事。
    回到过去,回到那歌声飘荡,长满虎耳草的湘西世界中去;回到那梅妻鹤主的小园中,去品味那份暗香浮动月黄昏下的安静与淡雅;回到那采药童子之师的云深处,去看茂林修竹,清流激湍;回到温存细腻的江南,去牧童遥指杏花村的酒巷。
    远远的田野出现了很多的人,有男有女,欢笑着,雨线流淌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浑然不觉,扛着锄头,挥舞着,雨水混合着汗水顺着脸颊一起滴落,油油的泥土的芬芳变得浓烈起来。“又是一场及时雨,今年的收成肯定不错啊!”在记忆里,家乡的农人最爱的便是三月春雨,又是一年的希望,只有春天万物复苏,庄稼得到滋润,金黄的秋天才会迎来丰硕的收成!
   春雨落到哪里,哪里就会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我真希望自己也能化作雨,给人们带来春天的温馨,丰收的喜悦,无限的遐思。
   南京的雨或许更颇具江南水乡的味道,一连下了一个星期左右,似乎不愿停歇,“一年之际在于春”,新的一年又拉开序幕,光阴飞逝,时间的车轮迫不及待地碾过2008,记得刚来南京时激动的心情,面对学姐学长的热情而不知所措,看见精致高大的建筑的惊叹,此时此刻,在我心里,初来乍到的记忆都仿佛柔软细密的春雨,至今滋润我渐渐成长的心灵!
   我小心翼翼地收起伞,雨飘落下来,亲切,清爽地感觉传遍全身,抛开束缚,在雨中倾听自然生命蓬勃的声音,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惬意?
 
 
  

                                                 新闻082  唐睿媛